Close
Euro-BizLife

您歐洲商展/行程的夥伴與幫手

Saturday, Dec 7, 2019

香港反《逃犯條例》規模浩大的抗議示威 “反送中”,引起全世界的觀注,讓我想起我的中國同事,以及與言論自由、資訊鉗制有關的這件事,多年後它依然鮮明。

很多年前,我在一家法商集團工作,擔任部門主管。這家法商在歐洲許多國家、中國大陸、台灣和都有子公司,管理的模式之一是,各個國家相同部門的主管,必需相互合作、分享資源及經驗,他們稱成syngery,中文相近的詞叫綜效;除了與每年各國家的主管在法國的syngery (開會);還要選擇離你最近的國家,和鄰國同部門的主管互相協助,達到綜效。

************

捷克小鎮

台灣作為一個國家子公司在管理,我是台灣該部門的主管,於是我和中國大陸子公司、相同部門的部門主管Nina有許多的交流,我們互動頻繁,常互相分享資料、email或電話往來,討論如何執行集團的要求。

年度的董事會是輪流在兩地舉辦,我們必需到對岸去報告年度預算、目標及年度成果。當時台灣到大陸容易,可是大陸的人民要到台灣手續很繁瑣,好不容易,我這位中國大陸的Partner有一次機會過來台灣,她很開心,我也很開心,計劃著要帶她去認識台灣。

在工作之餘,我們安排了台灣行程。當然故宮是一定要去的,還去了夜市和書局。是的,去了敦化南路的誠品,因為天安門。

************

在中國大陸競爭如此激烈的上海外企,當到了部門的主管,想當然耳她的知識跟教育程度有一定的水準,而我們共同的這個豪邁又優雅的法國女人上司,也常會毫不遮掩的跟她說 “come on Nina,人家(台灣)有自己的總統,有自己的政府、自己的制度,就不要再想台灣是你們的。”不是因為她有多挺台灣,而是當沒有利害關係,法國人就是一個自由派,自由且實際。而Nina也不好生氣,只是不說話。實際上她也並沒有太極端的想法,但還是可以感覺得到她,一個共產教育下長大的人, “台灣是中國的” 這句話像樹一樣根植於心。

而為什麼我們要為了天安門去誠品,因為在我們的對話中,我不經意提到天安門的時候對學生的鎮壓,一開始,她甚至無法聽懂,明明我們都說中文,而我的中文聽起來像是外星球語言,為什麼會有”學生”、”鎮壓”等等這些詞出現在這個對話,一直不懂我到底在說什麼啊?…她說,天安門的事件是因為法輪功而起的,法輪功作亂、法輪功是違法的組織之類的。我們對話著,越對話我越震撼,震撼的不只是她的回應的內容,更是她表現出的深信不疑,就像是太陽明明是從東邊出來,而我,現在莫名其妙的告訴她太陽是從西邊出來。

************

攝自 阿爾巴尼亞 地拉那 Tiranë 2014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資訊被把持控制是多麼可怕!無法想像,在網路那麼發達的現在,資訊可以被控制的如此徹底,事實可以如此被掩蓋,更何況,她不是住在偏僻收不到訊號的小村莊,是上海的一家外企的部門主管,"他們"是怎麼作到的?怎麼作到的!!

除了不可置信,還有莫名的恐懼,我問自己,如果有天發現周圍最相信人的都在騙你,你怎麼辧?而且,如果是我在那個環境中被 “熏陶” ,我能保證我自己不會像她那樣的 “相信” 嗎? 我完全不認為自己有比較厲害,可以洞悉世事明察秋毫;在如此自由自在的台灣空氣成長,我也不認為自己可以時時警惕的生活著,處處在不疑處有疑。

在誠品書店,我們找到了關於天安門的書,拿起厚厚的一本,翻開第一頁,正是一位學生站在坦克車前的照片,她無語了,靜靜的翻著書。已經忘了當時的感受,現在回想,覺得不忍,我不知道當心裡信念架構被擊垮了是什麼感覺,是不像”奧術神座”裡面的魔法師一樣,要爆頭的。記得當時對她說,台灣也是經過 一段爭取言論自由的過程,很多人投入很多心血才走到今天。

即使到現,我都不知道這樣的比喻正不正確,不知道中國大陸有沒有這麼一天;我也不知道,那時的她是不是真的知道 “言論自由” 什麼,她生命中有沒有叫作 “言論自由” 的畫面 ? 

後來我們又去了是淡水老街,吃吃聊聊挺開心。因為她什麼事都想嚐試,在一個小攤位手忙腳亂的買了些小吃,付了錢離開,我們走了好幾步,突然有人追上來,一個年輕男孩 “義無反顧” 的衝過來 “嘿…你的零錢” ,交給她兩、三塊錢吧,又衝回去,應該是很忙。她臉上有些儘是訝異和感動,但靜默了一下,我們繼續吃吃聊聊…。

過了幾天,我們去了故宮。 

************

故宮是她一直想去的。在故宮,我們邊看各個朝代的器物,邊相互分享了我們 了解的中國歷史。我們聊到夏、商、周,聊到豐腴唐朝美人,聊到武則天, 聊到元、明、清…。在那時,突然有個很奇妙的感受 – – 有一個有生長在千里之外的人,我們有一樣的歷史,講著相同的語言,會共同憤慨八國聯軍,共同咒罵霸道的英國人和鴉片戰爭,也共同嘲笑英國人和法國人之間的互相嘲笑…。

那一刻,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那個從小被教導為共匪的的中國人與我那麼靠近。雖然他們常喜歡吃豆腐的說”我們都是一家人”令人不快,但這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我們”曾經””好像””真的”是一家人。

中國5千年歷史,從國中的歷史課本開始進入我的生活,在故宮這一段小小短暫的時間,沒有台灣或大陸,只有我們共有的,5千年歷史。

取自台北旅遊網 https://www.travel.taipei/zh-tw/attraction/details/19  故宮_王能佑攝

出了故宮,吸一口氣,一貫嘴硬的她開玩笑地說,算了,原諒你們,看你們把這些寶物維護的這麼好!我笑笑,原來,這也中國大陸的教育- – 台灣人偷走了我們的寶物,我們共有的歷史。

這段記憶,在數年之後仍然鮮明,離開了這個公司之後,我們就沒有再聯繫了。或許,我們彼此都成為對方一個種子,能夠願意相信有可能性,時間有機會帶來更多的理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