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Euro-BizLife

您歐洲商展/行程的夥伴與幫手

Saturday, Dec 7, 2019

 

這是一對成功的捷克夫妻Zika & Lída Ascher 的故事,如果用台灣的語言,他們應該叫做捷克之光,在西歐赫赫有名,建立了影響深遠的紡織王國。然而這對捷克之光,捷克人自己卻不認識他們、或是已經將他們遺忘

戴安娜王妃穿著Ascher印花棉質襯衫。Jan Vanvelden S / S 1983設計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這個展便是介紹影響了20世紀 — 40年代到80年代紡織市場的捷克夫妻,及他們的紡織王國。Ascher的名稱和品牌在捷克完全不為人知,而在西歐,它已成為70多年來最高品質紡織品設計的代名詞。

捷克網站BLESK.CZ 以 “來自布拉格的瘋狂絲綢人Zika Ascher:打扮英國女王,捷克人忘了他” 為標題,介紹Zika Ascher。

展場入口,影片播放Ascher家族和Zika Ascher夫妻的事蹟,圖最左邊滑雪男的照片就是Zika Ascher,這張滑雪照也和這次展出的名字有關。因為他曾在許多滑雪比賽中,代表捷克斯洛伐克(當時還是同一個國家)。對於他快速而危險的越野滑雪,他在報刊上被稱為“瘋狂絲綢人”。

他和他的妻子Lída 的認識也是因為滑雪,他們都酷愛滑雪。雖然Lída 的媽媽因為Zika 的猶太血統而反對,但他還是娶了這位富裕的天主教家庭的Lída Tydlitát。1939年2月他們到挪威渡蜜月,在那裡他們得到納粹即將佔領捷克的訊息。他們就再沒有回家,成為難民,在英格蘭申請庇護。

左邊滑雪男的照片就是Zika Ascher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他在1942年在倫敦創立了Ascher 公司,透過革命性方法將藝術家的作品轉移到紡織品上,吸引了藝術家和時裝設計師。

他當時大膽創新的計劃,說服了許多知名的藝術家合作,在絲綢方巾上印刷著名藝術家的設計圖案,如Henri Matisse,Henry Moore,AndréDerain,Cecil Beaton,Alexander Calder和其他許多人,並創作了許多絲綢方巾,即Ascher Squares這裡可以看到Ascher 與許多藝術家合作的作品。

讓畫變成可以穿戴在身上、可以移動的藝術作品。這是他的里程碑,因為這樣的創新,他的公司很成功,對後世最大的影響是,它將藝術與工業相結合,使藝術更普及。

Henri Matisse作品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Henry Moore作品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畢卡索設計的一款方巾,可以看到方巾下方有畢卡索的簽名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方巾下方有畢卡索的簽名放大圖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除此之外,展覽中還展示Ascher 的各種面料及圖樣設計,它也是紡織材料的重要創新者。今年93歲的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Elizabeth II),年輕時(當時還未繼位)也曾穿著由Ascher 的布料設計製成的連衣裙,整體顏色搭配搶眼又優雅協調(如下圖)。

看展過程中,覺得從布料與圖樣設計,到成為服裝,真是一個有趣的連結。整塊面料的材質和圖樣設計(就是躺在那裡漂亮的一塊布),很難想像成為服裝是什麼樣子到穿到身上又是什麼感覺。材質、顏色設計等會顯瘦顯胖拉高變矮,或高雅俗氣,讓布料給人想像空間很大,會作衣服真件很棒的事。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Elizabeth II)(當時仍未繼位) 和使用的面料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Elizabeth II)(當時仍未繼位)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欣賞該面料的圖案設設計(圖右),感受該圖案製成服裝的樣子(右圖)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欣賞該面料的圖案設設計(圖下),感受該圖案製成服裝的樣子(左圖)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Zika Ascher出生在一個紡織商家族,在離開布拉格前,他在布拉格有一家商店,他還是有名的滑雪運動員,曾代表國家參加三年的世界錦標賽。因二戰沒有回到捷克,那年他29歲。

看到這裡,身為一個住在異鄉的外國人,心裡一直想問:
他想家嗎?"
捷克,接近三十年的日子,有著所有年少輕狂的歲月,他想家嗎?"
"還是因為太成功了,所以不會想家?"因為太成功那個境界離我太遠,無法想像,所以亂猜

會這樣問其實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是,身邊有個很親近的捷克朋友,有著相似的背景:在1968年,蘇聯佔領捷克那年夏天到英國旅行,一夕亡國,就沒有回家。對於亡國、難民、政治庇護這些名詞曾經是,可以離我有遠就有多遠。搬到了捷克,接觸了他們的人文歷史,也體會了異鄉人的生活後,才知道自己的國家要自己救。

Zika Ascher:
在1939年離開捷克
二戰在1945年結束
捷克1968年被蘇聯佔領,成為共產統治的社會主義國家,
1989年11月,共產黨統治的結束,
他於1992年在倫敦去世,
這對捷克之光夫妻,無緣於在世時與捷克人一起分享這份榮耀,但

"他有沒有回家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翻拍自影片介紹

Zika Ascher也是紡織材料的重要創新者。
例如絲綢和棉織物以及各種類型的羊毛面料。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Ascher的面料生產了最著名的時裝品牌系列,包括法國,義大利和英國的Dior,Balenciaga,Lanvin,Cardin,Y。S. Laurent … 等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

“他有沒有回家”?

找到了Czech Radio 專訪Peter Ascher – Zika Ascher 的兒子的文字記錄(英文版),終於回答了這個問題。

在離開捷克到挪威度過一個滑雪蜜月時,他們已經沒有打算再回來,他們知道以Zika Ascher猶太人的身份,納粹入侵後是沒有未來的,他們想要向英國申請政治庇護,可是那時候,英格蘭已經停止接受難民,特別是猶太難民。
二戰非常時期,相關的猶太人的記事太多太多,德國女孩書裡的安娜,她的爸爸和一整船的人,向古巴繳了一大筆錢、辛苦的航到哈瓦那後,仍然被拒絕收留上岸,全部遣返流散在西歐各國家,最後還是死在集中營。


很特別的是,他們卻在某種程度上被准許進入英格蘭,是因為他們滑雪者的身份。滑雪者在戰前擁有緊密的聯繫。

拍攝者: Daniel Frank


"英國滑雪俱樂部是控制滑雪的主要組織之一,他們在幫助我的父母進入並安定下來肯定有影響力。"
“The Ski Club of Great Britain was one of the primary organisations controlling skiing, and they were certainly influential in helping my parents get in and settle down.”

所以運動不止讓人健康,還會救命啊!

而且Peter Ascher 從小就講捷克語,他叫作戰前捷克語(學過捷克文的人可能要像我一樣口吐白沫了)。

Peter 在1957 年時第一次與媽媽Lída回到捷克,但當時Zika並沒有回去,因為仍有明顯的理由不承擔風險。他們見到了Zika的母親Anna Kolářová,即Peter 的祖母,4年後,Anna Kolářová 過世,Zika甚至無法參加她的葬禮。

Zika在天鵝絨革命一年後,1990年4月,回到捷克慶祝他的80歲生日(很替他開心),他找到兩位在1936年時參加奧林匹克的戰友,這一別已經超過半個世紀。那一刻真是令人動容。

“你有三個老人坐在那裡,像康沃爾厚重的毛衣,感覺很冷,即使他們是滑雪者。 
“You had these three old men sitting there in, like, Cornish heavy sweaters, feeling the cold, even though they’d been skiers."

******************

在Czech Radio 專訪Peter Ascher 的文字記錄裡,描寫了許多 Zika Ascher 一生流亡在外的奮鬥過程,例如公司的發展,及如何藝術家們的合作等等,非常吸引人,有興趣的話可以閱讀 Czech Radio.

[資訊]:

瘋狂絲綢人 ZIKA&LÍDA ASCHER:紡織品和時裝 –Uměleckoprůmyslové museum 
Výstava Šílený hedvábník. Zika & Lída Ascher: textil a móda

Cathy 攝自布拉格裝飾藝術博物館,為博物內部建築一部份。

期間:15.02.2019 – 15.09.2019
時間:
 週二:上午10點 – 晚上8點,
 週三 – 週日:上午10點至下午6點

地址:17. listopadu 2 110 00 Prague 1 
門票:

成人:220捷克克朗
優待(學生,養老金領取者):120捷克克朗
家庭:360捷克克朗

資訊摘自CZECH DESIG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hinese
English Chinese